追忆雷杰同志二三事
编辑:杨力为      来源:永州新闻网
2019-10-09 16:28:00

  雷杰同志离开我们已经20多天了,闭上眼睛,脑海里仍不断浮现的,是他永远不知疲倦,笑语盈盈接待群众来信来访的模样!

  9月18日那天,我正在外出差,突然噩耗传来:“今天上午,雷杰倒在自己的信访岗位上,再也没有醒来”。我不敢相信、也不愿相信,多方核实,直到朋友圈出现雷杰灵堂实况图,顿时,眼泪夺眶而出!

  “憨厚朴实,挥泪痛别好兄弟;披肝沥胆,人间难觅信访人。”当晚,一众信访老同事前往殡仪馆悼念雷杰。原信访局长翟方奇代表大家敬献的这幅挽联,道出了大家共同的心声。

  “公道正派,不知疲倦解民忧,天不假年,信访何处找雷杰?”灵堂里,曾经的信访户前来祭奠,面对雷杰的长辈,妇雏,无不掩面痛泣,声泪俱下!深情回忆雷杰为他们东奔西顾,解决问题的一幅幅感人的场景。

  那是2009年下半年,有一天,翟局长告诉办公室,今年军转干部中,有一个雷杰同志,组织上让信访局调阅档案,了解一下该同志是否适合信访工作。我们了解到,雷杰在武警永州支队任过司务长、参谋、副中队长、股长、后勤处处长,为人忠厚、才干出众,颇有文字功底,令我十分期待这位新同事。

  不久,见到了前来报到的雷杰,戴副眼镜,略为发福、敦实的身材,笑眯眯地和我点头致意,我一看这是典型的一介武夫呀。

  面对新的岗位,在翟局长找他谈话时,雷杰主动说:“我刚来,业务不熟,需要学习,请安排我到最艰苦的接访岗位去!”当时,正值信访多事之秋,正是缺人用人之际!这样,他便到市信访接待大厅—-接访一科任职。

  接访一科负责市委大院的接访,面对着多是带着怨气、闷气、不平之气而来的上访群众,语气稍有不慎就会吵闹,雷杰从不动怒,总是笑脸相迎,听清楚、问清楚、讲清楚、办清楚。对有理的信访诉求,能办的他立即去办,从不推诿、拖延、搪塞,不让上访群众多跑冤枉路。

  祁阳唐某,因交通事故腿伤粉碎性骨折,小腿残废面临截肢而痛不欲生。以前达成的赔偿协议杯水车薪,已无济于事,从2009年开始不断到肇事单位市直某局闹访,要求继续治疗。

  2010年5月,唐某来到市信访大厅,雷杰耐心地接待了他。再次了解唐某诉求后,雷杰马上和市里某局联系,并转达市直某局三条答复时,唐某才听头一条,便暴跳如雷,表示生不如死!随即攀越三楼走廊,扬言跳楼!当即惊动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及相关部门,引发过往行人大规模围观。当时,省里一个大型活动正在冷水滩举行。市委市政府指令,必须千方百计妥善处理,绝不允许伤亡事件发生!

  “你下来,一定给你一个说法。”市信访局翟局长带着雷杰和我们,靠近唐某,苦口婆心,僵持数小时,直至深夜才安全劝下唐某。

  当夜,市信访局党组紧急研究处理,尽管当时雷杰已咽喉红肿、嗓门嘶哑,疲惫不堪!但他还是坚持留下来陪伴唐某,听他倾诉了一晚上。

  随后,市信访局一面通过司法途径、一面加大协调,数十次与法院协商,近百次做唐某工作,在市直某局的全力配合下,2011年5月12日,零陵区人民法院下达《民事调解书》,市直某局将赔偿金一次性付给了唐某。积压了3年的信访老案得到圆满解决,唐某将“困难之时伸援手、救民水火千秋颂”的锦旗送给信访局,他热泪盈眶地对雷杰说:“我也有不对的地方,是信访干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。”

  “信访人大多数是有难而来,他们有难处,我们就应该全身心地投入,给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。实在无法解决,也要态度亲切和蔼,以理服人!”这是雷杰挂在嘴边的一句话,他是这样说,也是这样做的。

  “我真正感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,虽遇大难困境,但感到的是温暖和幸福。”这是2010年1月7日岳阳职业技术学院学生林某写来的一封感谢信。

  2009年4月24日,林某在永州职院办事时,在门口被一小车撞到,伤势严重。事出后其司机逃逸,从医疗费上,案情发展上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。在市委领导的关心及关注下,市信访局派出雷杰和同事对林某事情进行了详细的调查,跟踪走访,直到问题解决。

  “我无儿无女,我无饭吃,我身体有病无钱治疗。”有些孤寡老人为了生计常常会到信访局来上访。看着这些老人,雷杰总会习惯性地掏上几十元钱给对方做路费。雷杰对群众充满着感情、热情和真情。有一天,雷杰调度某部门处理信访突发事件,其主要领导推卸责任,不服从调度,出言不逊,出口伤人,雷杰强忍愤懑情愫,耐心解释,反复工作,最终说服了对方,参与接访。

  2011年后,雷杰到联席办工作,他敢字当头,敢督、敢查、敢办。那一年的省两会,长沙下起四十年一遇的大雪,1月21日趁休会间隙,我和他一起到桔子洲头堆雪人,留下我们为数不多的合影。第二天,一批复退军人在省政府西门集访,雷杰和我们一起来到现场,他主动走到人群中说:“我也曾是一名军人,我代表市信访局接待你们,有什么诉求可以和我反映。”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劝说,化解了这次集访。

  雷杰经常在办公室加班,中午吃完饭就在办公室休息,局里的领导和同事都喜欢与他共事,他综合协调能力和责任心强,只要他做的事,大家都放心。人心如镜,正是他憨厚朴实、扎实干事的性格,2013年至2018年他连续五年年度考核均评为“优秀”。

  雷杰总认为家事为小,工作事大。他最喜欢和我谈论是他儿子雷泽宇,有一次拿来儿子的作文《一杯苦涩的咖啡》读给我听,眼中焕发喜悦的光芒。在殡仪馆上,再次见到泽宇,已比我还高,令人嘘唏不已。在殡仪馆我们还知道了一些细节:出事那天,雷杰身体已经不适,妻子让他去医院,但他说工作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,他选择了坚持。妻子先送他到信访局,人还没有上到自己的办公室,却传来了雷杰倒下的噩耗。

  雷杰是秋天走的,外边的风一吹,树叶纷纷落下,天越来越冷,心也越来越悲凉。

  走好,雷杰兄弟!



©2017  永州新闻网  版权所有   返回顶部